您现在的位置是:Instagram刷粉絲, Ins買粉絲自助下單平台, Ins買贊網站可微信支付寶付款 > 

05 廣州榕匯貿易有限公司電話(當代人怎樣看待沒學勵的初中生)

Instagram刷粉絲, Ins買粉絲自助下單平台, Ins買贊網站可微信支付寶付款2024-07-20 04:17:55【】3人已围观

简介勢必需要時間、金錢、感情等各方面的協調,而在感情方面,學歷似乎也成為了某種衡量對方層次的手段,它在潛意識中影響了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定位和態度。當然,學歷并不能完全代表一個人的綜合能力。在學歷與感情的矛

勢必需要時間、金錢、感情等各方面的協調,而在感情方面,學歷似乎也成為了某種衡量對方層次的手段,它在潛意識中影響了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定位和態度。

當然,學歷并不能完全代表一個人的綜合能力。在學歷與感情的矛盾中,如何解決好學歷與愛情的矛盾,如何更好地把握學歷與愛情的平衡,是我們應該思考的問題。

--------------------------------------------------------------------------------------------------

買粉絲://news.sina.買粉絲.買粉絲/s/2003-09-15/13081746210.s買粉絲

走出學歷誤區:不能只看一個點 要看一條線

買粉絲://買粉絲.sina.買粉絲.買粉絲 2003年09月15日13:08 觀察與思考

觀察記者(實習)傅宏波

我們并不排斥文憑,因為到現在為止,文憑是惟一證明某人學歷的具有法律依據的文本。但我們同時認為,文憑只證明某人若干年前曾學過一些東西,它并不能證明某人的現在和將來,因此,我們在講學歷時,不應該看一個“點”,而應該看一條“線”。若干個“點”(也包括通過自學形成的“點”),連起來才成為“線”。這條“線”,才是社會應該看重

的真正的學歷。

“碩博多多益善,本科等等再看,大專看都不看,中專靠一邊站”,如今社會對人才的爭奪已經達到白熱化。

2003年我國大學應屆畢業生達到212萬人,比2002年增加67萬人,增幅達30%。每一個人才招聘會場面都可以用“火爆”這個詞語來形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你總能看到懷抱厚厚一疊簡歷和一大把各種證書的應聘者。其中有一本pass你是萬萬不可缺的,那就是你的學歷證書,沒有一紙文憑,簡歷投了也白投。

《辭海》對學歷這個詞是這樣定義的:“學歷一般指在學校里學習的經歷,如曾在哪些學校畢業或肄業。”社會在不斷進步,也要求我們要用發展的眼光來看待事物,與時俱進。這就有必要重新審視《辭海》對學歷的定義。我們對學歷的看法應該是一個連續不斷的學習過程,不僅僅是正規大學教育所得到的那個學歷文憑,還包括自己在社會上不斷學習、自我充實、參加各種培訓的學習經歷。毛主席說過,社會是一座大學。在這所社會大學里有我們學不完的知識,我們倡導的是一種永不停止的學習經歷,活到老、學到老。

學歷僅僅是個點嗎?

持這種觀點的人不在少數。

浙江省教育廳高教處雷煒副處長說:“我覺得社會對人的學歷只認文憑的現象很正常。”他強調,“學歷是對一個人在校學習歷程的總結,是大專、本科、碩士、博士的學制概念,它需要通過國家教育部門一系列程序,如一定的課時、教學計劃和國家考核等,根據國家有關法律規定授予學位,頒發文憑承認學歷,是一個非常嚴格和有序的過程。那些自學教育或者各種形式的培訓只是一個人的自我充實和提高。”

浙江大學教育學院田正平院長認為,學歷是一個正規的教育活動,它代表一個人某個方向的知識水平和接受專業訓練的程度,然后經國家行政部門承認并頒發文憑,用來證明你受教育程度如何。

這是一個辨認問題,沒有文憑的學歷就沒有一個可信的標志性東西來證明,簡單說就是空口無憑。社會學者劉玉能說,用人單位惟文憑來確認一個人是不是人才在現代社會中也是一種降低信息成本的做法。且不說這個做法是否科學,你首先得出示社會所公認的證明,那就是用你的文憑來證明學歷。

社會過度講究學歷,文憑決定一切,變相的使大專院校的學生找工作越來越難。大學生就業已經成為黨和政府關心的大事。政府積極為大學生辦實事,舉辦各種招聘會,并出臺相關法規來保障畢業生就業。

浙江省有關部門已出臺《關于進一步做好我省普通高等學校畢業生就業工作的意見》,提出多項措施為高校畢業生就業創造良好的條件。

2003年8月2日,浙江省人事部在世貿中心舉辦浙江省大中專畢業生招聘會,當天就有四五萬人參加了招聘會,達成初步意向一萬六千余人。

正在浙江調研的國務院副秘書長陳進玉興致勃勃地趕到招聘現場,實地了解浙江大中專畢業生就業情況。他說要通過多途徑多形式讓畢業生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崗位。求職者要務實,腳踏實地;用人單位要克服人才高消費的問題;政府要積極引導,做好服務。

這其實非常令人費解,明明知道僅僅靠一張文憑就來斷定一個人是不是人才是不科學的,但在實際操作中為什么就變得這么難呢?

杭州百大人事部蔣經理說,在社會轉型期,對人才的衡量最有力的憑據就是文憑。但她又說,如果作為人才儲備的,一般選擇應屆畢業生,講究學歷;如果想要人才直接為企業服務創造價值,一般偏向于有工作經驗的,有無高學歷不是最重要。但不管怎么說學歷還是首選,至少讓人比較放心。

杭州濱江房產企劃部經理張洪力認為,企業要發展就必須擁有一批高學歷人才,每個人都持有一張文憑,有那么便利的選擇點我干嘛要委屈自己,干嘛不從擁有高學歷群體中去選擇呢?學歷是有法律依據的證明,高學歷至少給我第一印象是擁有比較高的專業知識水平和一定的分析解決事情的能力。

記者在今年8月2日世貿中心舉行的浙江省大中專畢業生招聘會現場看到,絕大多數用人單位都打出旗幟要求招有高學歷的人才,其中浙江有家電子有限公司是這么要求的:本科學歷,另加相關工作經驗;研究生以上學歷優先。記者對第二條要求有點疑問,現場請教這家單位招聘負責人,他說如果有研究生學歷肯定優先錄用,工作經驗和其他經歷可以不做要求。

研究生學歷似乎變成一種購物券,可以抵消某些東西。

2002年下半年,杭州有家報社一下子招收8位研究生,不到三個月,八位研究生一個都沒留下。后來據那家報社副總說,本來想吸納一批高學歷人才來充實記者隊伍,結果他們根本不是干記者的料。那位副總感慨道,當初也是看中他們手中的那張文憑,其它也沒考慮那么多,現在看來還是能力比較重要。

這其中的原因恰恰是該報社當初只看重學歷,而忽視對人才的全面考察造成的。我們不敢說這種事情在社會上每天都會發生,但發生的次數肯定不少。

有學歷并不一定就是人才,沒學歷也不代表不是人才,人才是一個多標準衡量的綜合體,一張文憑只能說明一個人在某個方面的知識水平,并不代表一切。

學歷是個動態概念

事物每天在進化發展,我們的知識也應該不斷充實和更新。

浙江大學人文學院黨委書記張夢新教授在接受采訪時說:“社會在不斷發展,對某些概念的定義也要用發展的眼光來看,學歷不光光是一個在校期間的學習經歷,還應包括在學校外的學習經歷,對人才的衡量不能只看到他的那張學歷,學歷不是一個點,而是點的延伸,是一個動態的過程。

他接著說,我們應樹立正確的人才觀,人才分為三種:一是學院派人才,也就是在大學里拿到文憑的人;二是自學人才,即通過社會各種渠道來不斷充實自己如自學考試、參加各種培訓等;三是經驗性人才,指的是那些可能沒有文憑,但在工作中不斷學習擁有豐富經驗的人。真正的學歷是用金錢買不到的,提倡終生教育是社會發展的趨勢。

人以群居,物以類聚;涓涓細流匯成大江長河,這些道理我們都懂。學歷是一條流動的線,文憑只不過是線上的一個點而已,一個人的知識從學校得到那是一個渠道,大部分知識還是靠自己平時的學習和積累,參加自學考試,函授,成人教育,培訓班等都是每個人求知的渠道。這樣才構成一個知識的金字塔,才算構成一本真正的學歷。

浙江大學教育學院田正平院長給記者提出一個關于學歷的“立交橋”概念。學歷的主干道必須通過正規學校教育,這在國際上也是如此,一個人的學歷組合還要有自學、函授、網絡大學、培訓班等教育縱橫交叉的次干道緊密配合,那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學歷,簡單來說就是用無數個點組成這條學歷的線。

代表高新產業的杭州頤高集團人事部汪耀錢總經理在接受采訪時說,我覺得對學歷應該看得再寬泛一點,不能太狹隘了。不能只看文憑,主要還是看一個人的能力和潛力還有人的道德品質。我們集團幾百號員工,大專生就占了60%,本科生僅占20%,人才建構呈階梯狀,盡量讓他們在各自擅長的領域內發揮作用。一個人的能力不是用一張文憑就能代表,能力應包括體能、技能、智能。專科生能用的崗位我干嘛用本科生呢?

講究學歷、追求學歷的終極目的是為社會服務,就個人來講不應該作為追求一種待遇的工具;就用人單位來講不應該是裝點門面的“貼金磚”。

打破兩個“鐵飯碗”

在市場經濟浪潮的沖擊下,那種一進企事業單位就捧牢一個“鐵飯碗”的時代已經被打破。接下去應該打破的另一個“鐵飯碗”就是文憑終身制,驅除一紙文憑享用一生的觀念。“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一次性學習終身受用的學習觀念在這個知識快速發展、信息爆炸時代已經成為昨日黃花。

2001年6月北京市登記在冊的失業人數4.12萬人,大專以上學歷有0.21萬人,占5.2%;在深圳,大專以上學歷的失業人數0.3萬人,占失業總人數的12.34%,這些還不包括那些沒有在勞動部門登記失業的“隱性失業者”。

針對有些單位盲目要求高學歷的現象,社會學者劉玉能就不客氣地指出,企業在招你時是人才,進了單位后也許就不是人才,用不用你是另外一回事,高學歷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符號罷了。

然而,這個符號目前在社會上還是有一定市場的。“權力文憑”是個全新的概念。目前在干部隊伍中存在一種唯文憑化而非知識化的傾向,而且傾向越來越嚴重。

一位在政府單位工作的中層干部向記者透露,我從一所正規大學的研究生畢業,剛開始到單位,周圍的一些處長、科長、主任,學歷都沒我高,很奇怪,幾年以后幾乎都變成碩士生,更有甚者還在繼續拿第二個碩士。說到底還是為晉升打基礎,工作能力其實還是老樣子,與其高學歷身份根本不相符,但內部就是認同這種做法。他擔心地說,這與中央倡導的干部知識化背道而馳,也和建設學習型社會的初衷相背離。

從學校方面講,學樣還是比較冤,高校都喜歡培養真才實學的人,我們也相信在職讀碩讀博的人群中不乏有為求真正知識來提高自己的學習者,但目前的干部學生實在是太為難學校了,課不上還是小事,但考試請人代考,論文署個名,答辯打個招呼等就做得太過份了。

山東省社科院研究員張指揮痛陳“文憑腐敗”毀了黨風、政風和學風。他舉例說兩年前,院里曾派兩位正規大學本科生到兩個不發達的縣當掛職縣委副書記,令他們驚奇的是那些沒受過正規大學教育的甚至沒有高中學歷的同事,現在都人手一本研究生文憑。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我們社會一再強調要不拘一格降人才,政府也一再強調不能只唯文憑,要正確看待大學畢業生。然而,我們的有些干部自己卻只惟文憑而不亦樂乎。

嗚呼!我們要的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學歷,而不是一紙空頭支票。

打破鐵飯碗,引入競爭機制,科學地衡量一個人,不單是用人單位的事,也不單是百姓個人轉變觀念的事,同時也是政府主管部門的事。“從學歷本位到能力本位的轉移

我國已經加入WTO,中國人才市場將會更快地以國際通行的人才市場機制來運作,我們應積極向這些公司學習他們的管理理念、方式、方法,盡快地健全我們自己對人才的培養、使用和管理機制,以符合市場經濟規律的要求,從整體上、長遠上提升我們的人才素質。

社會學者劉玉能說,人盡其才,說起來容易,實際生活中卻很

很赞哦!(92576)

Instagram刷粉絲, Ins買粉絲自助下單平台, Ins買贊網站可微信支付寶付款的名片

职业:程序员,设计师

现居:黑龙江省黑河北省安市

工作室:小组

Em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