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Instagram刷粉絲, Ins買粉絲自助下單平台, Ins買贊網站可微信支付寶付款 > 

01 社交媒體的發展與挑戰圖片(.在新媒體業態環境中,美國擁有哪些新的媒介公司,其創立時間和媒體特點是什么?)

Instagram刷粉絲, Ins買粉絲自助下單平台, Ins買贊網站可微信支付寶付款2024-04-12 20:50:40【】1人已围观

简介社交電商面臨的挑戰有哪些?微商離社交電商有多遠呢?——原標題:2019年中國社交電商行業市場分析:2萬億市場規模,健全法律法規促進行業健康發展社交電商對規范發展和依法監管要求更加迫切中國互聯網協會微商

社交電商面臨的挑戰有哪些?微商離社交電商有多遠呢?

——原標題:2019年中國社交電商行業市場分析:2萬億市場規模,健全法律法規促進行業健康發展

社交電商對規范發展和依法監管要求更加迫切

中國互聯網協會微商工作組新近發布的《2019中國社交電商行業發展報告》(簡稱《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社交電商保持高速增長,預計市場規模達20605.8億元,同比增長63.2%;2019年社交電商消費者人數已達5.12億人,成為電子商務創新的主要力量;從業人員規模預計將達4801萬人,同比增長58.3%,已覆蓋社交網絡多個領域。

2014-2019年中國社交電商市場規模、從業人員規模統計及增長情況預測

數據來源:前瞻產業研究院整理

與傳統電商以“貨”為紐帶、以網絡平臺為經營渠道不同,社交電商以“人”為紐帶,利用互聯網社交工具,以人際關系網絡為渠道進行商品交易或提供服務。

上述《報告》認為,社交電商自2013年出現以來,經過幾年高速發展,現正進入從引流模式創新向系統化運營升級的新階段。在此階段,原有社交電商企業繼續大力洗牌整合;

一些傳統電商也迅速進入搶占市場,如淘寶打造“朋友圈網紅”,京東成立社交電商業務部;一

批新銳力量更是雄心勃勃準備大干一場,如“未來集市”新上線并獲得360金融數億元戰略投資。可以想見,接下來社交電商市場競爭將更趨激烈,對規范發展和依法監管的要求也更加迫切。

中國社交電商發展問題凸顯

近年來,社交電商在快速發展中出現了一些問題,對行業形象和市場生態都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1、山寨產品泛濫、虛假廣告宣傳等問題突出

去年以來,多起社交電商平臺假冒偽劣產品事件曝光,引發社會高度關注。今年6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改委、工信部等八部委聯合開展為期5個月的網絡市場監管專項行動,重點之一是嚴打網上銷售假冒偽劣產品。少數社交電商平臺治理不力,幾成假冒偽劣產品“集散地”,問題之嚴重可見一斑。

2、涉嫌傳銷

社交電商主要是在熟人、朋友圈等人際交往網絡中進行交易,形式上與傳銷有相似之處,一些發育不良的社交電商容易陷入傳銷歧途。2017年5月,杭州高新開發區市場監管局認定,社交電商“云集微店”存在《禁止傳銷條例》規定的傳銷行為,對其作出罰沒款958萬元的處罰。今年3月,社交電商“花生日記”因涉嫌傳銷被處以罰沒款7456萬元。社交電商與傳銷有本質區別,防止社交電商淪為傳銷,需要經營者倍加警惕,更需要職能部門嚴格監管執法。

社交電商發展亟須健全法律規范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鑒于存在山寨產品泛濫、涉嫌傳銷等問題和亂象,社交電商發展亟須健全法律規范,以法律利劍遏制、嚴懲違法行為。社交電商屬于電子商務范疇,但今年1月1日起施行的《電子商務法》中,缺乏針對社交電商的集中性、專門性規定。2018年7月,商務部公布《社交電商經營規范》(征求意見稿),其中規定了嚴禁傳銷、嚴禁非法集資、嚴禁虛假宣傳和違法廣告等內容,明確了社交電商與傳銷、非法集資等行為的界限。該《規范》目前已提交商務部審核,期待正式頒行之后,能推動其他相關法律法規進一步健全完善,為社交電商規范經營和創新發展保駕護航。

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的《關于促進平臺經濟規范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放寬融合性產品和服務準入限制,只要不違反法律法規,均應允許相關市場主體進入;對部分缺乏標準的新興行業,要及時制定出臺相關產品和服務標準,為新產品新服務進入市場提供保障。社交電商作為融合性產品和服務,迎來了開放和發展的良好機遇,應抓緊制定出臺產品和服務標準,加強法律制度建設和政策措施支持,打造有利于社交電商規范健康發展的市場環境和法治環境。

媒介內容偏好,及喜歡哪些方面的內容以及原因

報告從最新的社交媒體互動參與數據、社交媒體關鍵趨勢以及最受歡迎的社交娛樂平臺三個層面深入剖析了社交媒體世界。

編者按:本文來自買粉絲買粉絲“騰訊媒體研究院”(ID:TencentMRI),作者GlobalWebIndex,36氪經授權發布。

近日,GlobalWebIndex (GWI) 發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社交媒體最新趨勢旗艦報告》(GWI Social GlobalWebIndex’s flagship report on the latest trends in social media)。報告從最新的社交媒體互動參與數據、社交媒體關鍵趨勢以及最受歡迎的社交娛樂平臺三個層面深入剖析了社交媒體世界。報告詳細解答了以下問題:

數字消費者每天在社交媒體上花費多少時間?

社交媒體用戶的行為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哪些社交平臺(在線總人數和關鍵受眾群體中)最受歡迎?

消費者如何在社交媒體上與品牌互動?

作為內容平臺和商務平臺的社交媒體如何發展?

關鍵詞:社交媒體、數字消費、電商、娛樂

本報告由GWI出品,騰訊媒體研究院編譯。

社交媒體互動參與情況

1.社交媒體與數字健康

使用屏幕時間跟蹤功能的用戶比例。紅色為重度網絡使用者,即日均使用社交媒體服務一小時以上

在過去的2到3年里,社交媒體行業一直面臨著清算和挑戰。具體來說,包括以下幾方面:人們花多少時間在社交媒體上,它對年輕人的影響,關于過激內容處理的丑聞事件,還有平臺對不實內容傳播責任的界定等。

2019年業內主流推動的數字健康工具便是該運動的果實之一。

去年,Google 率先提出了「數字健康(Digital Wellbeing)」概念,為用戶提供屏幕使用時間分析。除了安卓用戶,蘋果用戶也可在更新的iOS 12上找到「屏幕時間(Screen Time)」。Facebook和Instagram也推出了類似的功能。

谷歌的研究表明,自從使用數字健康應用程序以來,78%的用戶對手機使用感到更加滿意。

2.在社交媒體上花費的時間

全球范圍內,數字消費者花在社交媒體和消息軟件上的日均時長為2小時23分鐘。在2018年第三季度,少數幾個國家的社交媒體在線時間保持不變或減少。到了2019年,這種趨勢仍在繼續,在調查的45個國家和地區中,20個顯示出了這樣的趨勢。

全球范圍內,16至24歲群體每天花在社交媒體上的時間最長:日均近三小時。這是由于智能手機和即時通訊軟件占據了年輕群體生活的重心。值得注意的是,社交媒體消費是共時性的而非單項性的,人們會在看電視時的同時使用社交媒體。

3.各地區用戶使用時間

年輕群體對社交媒體最為熱衷,并且新興市場國家的互聯網使用者往往比發達市場國家更年輕,這也解釋了各地區之間存在顯著差異的原因。

但僅看16-24歲群體這一項數據,發達市場國家的日均時長值也很高。在歐洲,社交媒體互動參與率最高的國家是俄羅斯,在4小時以上,其獨特的社交平臺生態系統可能是關鍵因素。

即便是在16-24歲群體中,亞洲和拉丁美洲的數據也遙遙領先。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阿根廷(4小時17分鐘),菲律賓(4小時16分鐘)和哥倫比亞(4小時12分鐘)。

拉美國家占據了社交媒體日均使用時間前十的一半席位

4.社交媒體達到飽和

各年齡段、各地區互聯網用戶平均擁有的社交媒體賬戶數量

社交媒體用戶習慣于同時使用多個平臺;2013年普通用戶擁有約4個社交媒體賬戶,現在這一數字已經上升到8.1。這既是由于社交媒體平臺不斷增加,也是由于專業化平臺的出現,例如Twitch或Pinterest。

正如人們花費在社交媒體上的時間開始不變甚至減少,人們使用社交媒體平臺的數量似乎也達到了飽和。2017年開始,用戶社交媒體賬戶平均數量沒有明顯增長,這種趨勢一直延續到2019年,原因可能包括老年消費者的增加(該群體使用社交媒體較單一),以及某些關鍵平臺上用戶增長停滯。最重要的是純移動互聯網用戶的崛起,他們僅使用特定成熟社交平臺。

盡管發達地區社交媒體使用量已趨于飽和,但新興國家用戶仍在重度使用社交媒體。印度尼西亞、印度和埃及是多元化社交媒體的代表。

5.多元化社交媒體:市場觀察

2019年一季度人均社交網絡賬號數量

6.暗社交蓬勃發展

通過不同渠道分享信息或內容的用戶比例

“暗社交”是指由互聯網用戶直接通過私鏈分享內容、幾乎無法追蹤的網絡流量,與此相對的是公開發布或共享內容。“暗社交”通常通過私人消息應用程序(private messaging apps)和電子郵件(email),品牌宣傳很難到達。

與公開社交(posting on social media ac買粉絲unts)甚至面對面交流(word-of-mouth offline/in person)相比,英美的互聯網用戶如今更愿意在私人消息應用上與親友共享信息或內容。

自2012年問世以來,暗社交已成為重要的社交方式,是各大品牌不可忽視的主要營銷渠道。

而Snapchat和Instagram之類的圖片分享輕應用,允許用戶挑選自己喜愛的內容并分享,讓人們有機會重建屬于自己的社交網絡。在影響力文化的引領下,這些平臺也引導人們在社交媒體上“秀“自己。

7.社交媒體使用動機

從前文可知,社交媒體的作用正在發生改變。數字消費者現今更傾向于用社交媒體來關注新聞(40%),而不是將其作為與朋友保持聯系的平臺(39%)。盡管娛樂(38%)僅排在第三位,但其增長率排在第一位,在激勵數字消費者使用社交媒體上起著關鍵作用。

社交互動促使社交媒體平臺向娛樂中心發展。社交互動不再是純粹意義上的“社交”活動,而是目的性更強的活動,特別是基于內容消費。由此我們可以解釋,為什么新聞、娛樂內容、搜索產品信息和觀看體育賽事等使用動機在過去幾年中占比上升。

16-24歲群體將“尋找搞笑或有趣的內容”(47%)列為使用社交媒體的主要原因,其次是“打發閑暇時間”(46%)。“與朋友保持聯系”在16-24歲群體中得票率為43%,在所有群體中較低。隨著Z世代和千禧一代對其他人動態的興趣減少——以及越來越渴望從社交中擺脫出來——公開社交媒體平臺最有可能的廣泛使用形式將是作為娛樂中心。

社交購物行為

1.社交購物之旅

長久以來,讓用戶在自己的應用中進行購物一直是各大社交平臺的目標。社交購物被認為有可能成為除廣告收入之外的主要收入來源。在亞洲,買粉絲和Line等平臺已經成功接入了電商,允許消費者叫車、到店支付、購物結賬等。亞太地區社交電商的成功,是以社會性或嵌入性支付系統,以及消費者全面參與的戰略為基礎的。

但在多數西方國家,社交購物難以為繼。消費習慣很難一時改變,特別是金融交易中涉及敏感的隱私信息。社交媒體在做出購買決定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但人們在平

很赞哦!(15364)

Instagram刷粉絲, Ins買粉絲自助下單平台, Ins買贊網站可微信支付寶付款的名片

职业:程序员,设计师

现居:湖北天门天门

工作室:小组

Em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