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TikTok,海外市场也逃不过短视频真香

  • 挑战TikTok,海外市场也逃不过短视频真香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综合营销
广告也精彩

Tik Tok买粉丝,加关注,刷评论,买点赞,刷观看量。请加微信ins1520  

日前,根据SensorTower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2022年1月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以近6700万下载量,继续蝉联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类)下载榜冠军、同比增长7.1%。

而在其应用收入榜上,2021年全球消费者在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上花费了超过23亿美元、同比增长77%,其中美国仍是TikTok的第二大收入来源。同时,TikTok在去年也超越了谷歌,成为全球访问量最大的网站。

从这些数据不难发现,在全球范围内TikTok已经成为了一款可谓是一骑绝尘的应用,并且其正在不断蚕食Facebook、YouTube、Twitter等平台,甚至是搜索引擎谷歌的用户使用时长。

再次在短视频赛道发力,Meta这次能成吗

就如同腾讯曾经推出过多达17款短视频应用,试图从头部平台抖音与快手手中获得部分市场份额一样,Meta也不曾放弃过在短视频赛道挑战TikTok。日前Meta方面宣布,此前仅在美国市场上线的Facebook短视频功能Reels,将正式面向全球150多个国家推出。

同时在视频创意工具及创作者激励方面,Facebook也推出了相应的举措。据悉在Reels测试期间,创作者将享有55%的广告分成收入,并且平台也开放了一套面向创作者的变现计划。由此不难发现,无论是从形式、内容,还是创作者激励方面,Meta都在逐步向TikTok看齐。

事实上,Reels这一短视频产品最早出现在Meta旗下另一社交平台Instagram中。并且早在2020年7月,Instagram就已推出了这个功能,允许用户创建与分享15秒的音乐短视频,同时还邀请了数位TikTok中的头部创作者进行推广。

而在更早前,Facebook(Meta曾用名)还曾在2018年推出过一款短视频独立应用Lasso,并且与当时的TikTok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但这款应用在推出4个月后,美国市场的下载量仅仅只有近7万,与TikTok完全无法相提并论。并且不出意外的是,Facebook在2020年7月就已将其悄然下线。

从2018年至今Meta方面将短视频产品陆续加入Instagram与Facebook中,并逐步面向全球用户推广的这个路径不难发现,对于TikTok所带来的压力,其已属于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甚至曾一度认为“TikTok火爆的原因在于砸钱做推广”的扎克伯格,也在日前表示,“公司整体正在向短视频形态过渡”。这也代表着无论他对于TikTok如何的排斥和忌惮,也并未阻止短视频如今已经稳稳地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市场份额。

复刻TikTok已成趋势,海外平台也走上这条道路

事实上在国外市场,并不止Meta这一家已经呈现出“火烧眉毛”之势的互联网公司。就在Meta更大范围推广Reels的同时,日前视频流媒体平台Netflix也宣布在电视上推出短视频功能“FastLaughs”,而这一功能最初是在2020年年底在移动端上线,主要内容包括原创与授权节目的短视频内容片段,其中多为脱口秀或剧集中的搞笑片段。

对此Netflix方面表示,这一功能是为了鼓励用户将电视剧及电影等节目添加到观看列表中,或者在观看短视频的过程中能够更便利地一键跳转至相关的播放页。

然而“FastLaughs”并非Netflix头回“借鉴”其他社交平台的相关功能,其早在2018年就采取了类似Instagram的“Stories”来实现预览功能。但相比之下,Netflix这些“借鉴”并没有太多的竞争关系,目的则更多在于迎合用户的使用习惯,而目前单列竖屏短视频的设计也已经俨然成为了“网络原住民”浏览这类内容的习惯。

除了视频流媒体平台外,Spotify方面也已在去年开始测试短视频功能“Discovery”。并且其同样能够像在抖音/TikTok中观看竖屏短视频一样观看音乐MV或相关内容,并且也可以在视频下方一键“喜爱”歌曲。

不难发现,目前涵盖短视频功能的应用几乎已经包括了所有类型的内容或社交平台,这也与近年来的国内市场相关赛道几乎走到了同一条道路上。在国内市场,爱奇艺、腾讯视频等长视频网站也曾在短视频上大举发力,如今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也都将短视频板块放到了极为重要的位置,甚至社交平台例如微信,也在持续完善视频号的相关功能与内容。

不过与国内市场许多用户在看完了“X分钟讲完电影”的内容后,便不会再去视频网站观看影视剧,同时抖音和快手也深陷内容抄袭、版权问题、内容低质等问题一样,Facebook、Instagram、YouTube等平台的短视频产品,又该如何规避这些问题呢?

现如今,似乎更多海外平台也都只是抱着尝试的心态,去探索短视频与自身业务的结合。例如,Meta自身对于短视频变现的方式也还停留在测试阶段,而至于其能否改善该公司不断下滑的广告收入,则还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围剿”TikTok?却或许只能抓住年轻用户的眼球

值得注意的是,与国内市场抖音与快手的用户群体几乎涵盖了各年龄段用户不同。根据相关调查报告中公布的数据显示,对于Facebook而言,最年轻与最年长的美国用户年龄差距更小,并且65岁及以上的用户有半数表示使用Facebook,但却仅有2%会使用Instagram、Snapchat、TikTok等平台。

并且在这份调查报告中也指出,YouTube与Facebook仍然是海外互联网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平台,在被调查者中有81%使用过YouTube、69%使用Facebook。

但不可否认的是,Instagram、Snapchat、TikTok等社交平台在年轻人群中依旧还有着着大量用户。其中在18岁至29岁人群中,使用Instagram的占比为71%、Snapchat和TikTok则分别为65%与50%,而TikTok的用户年龄则相对更小,其60%的月活跃用户年龄在16岁至24岁之间。

这其实并不难理解,毕竟出生在2000年之后的用户群体,几乎可以说是在视频内容大量出现的社交媒体环境中成长的,因此也使得TikTok与Instagram有了能够成为“青少年聚集地”的基础。但在用户群体区格较为明显的海外市场,除了选择拥抱“网络新生代”的使用习惯外,让平台原有的用户接纳短视频产品,或许并不是一件那么轻松的事情。

weinxin
微信:ins1520
Instagram、YouTube、Facebook买粉丝点赞请加我们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