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砸10亿美金,社交霸主Facebook这次能打败TikTok吗?

  • 重砸10亿美金,社交霸主Facebook这次能打败TikTok吗?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综合营销
广告也精彩

Tik Tok买粉丝,分享,加关注,刷评论,买点赞,刷观看量。请加微信ins1520

风靡全球的抖音仍在激烈崛起。最新数据显示,抖音下载量已超过全球30亿次,成为第一个实现这一成就的非脸书应用,成功跻身全球社交娱乐应用前五。
脸书显然已经收到了这个危险的信号。此前,它已经开启了砸钱模式,脸书花了很多钱捍卫自己的社交霸主地位:它宣布将在2022年底前向各种创作者支付超过10亿美元。这是抖音过去常玩的,但这个“药方”的功效不容小觑。
自从抖音掀起短视频狂潮以来,脸书已经熟悉了抄袭和围堵抖音。脸书一直在跟随抖音的步伐,从推出垂直短视频到在像素级复制功能并推荐类似算法,同时不忘攻击和抹黑抖音。
过去,全球社交娱乐一直与美国,不相上下,脸书一直被视为创新的标杆。现在,它正遭受着被抖音逐渐淡化的全球影响。但是反过来模仿抖音,脸书能保住它的铁王座吗?经常被抄袭的抖音面临压力?
两家公司的一举一动显然对重塑全球社交娱乐格局有着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交火”短视频
7月14日,脸书宣布计划投资超过10亿美元,吸引更多内容创作者加入其社交平台。这一举动被广泛解读为脸书对总部位于抖音的短视频和直播产品的挑战。
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扎克伯格宣布了这一计划,称这笔资金将用于鼓励用户在2022年底之前在脸书和Instagram上制作高质量的内容。他指出,投资内容创作者对脸书来说并不新鲜,但他很高兴看到它扩大其内容影响力。
同时,脸书还将提供种子基金,用于支付内容作者的制作成本。最初,该项目只会面对受邀创作者,但并未公布参与该项目的具体时间或资格。
其实脸书开始意识到短视频的潜力,也是从一个轮滑女孩的故事开始的。
在柏林,的街道上,德国,米欧詹塔戴着耳机,踩着淡粉色的旱冰鞋,在公园里流畅地滑行,在空中流畅地挥舞着手臂,浑身散发着幸福和温暖。当她将舞蹈视频上传到Instagram时,网友们都被她专注自由的舞蹈陶醉了,她也因此舞蹈而成名。这促使克里斯考克斯,脸书的首席产品官认为应该采取更多措施来吸引短视频创作者。因此,为了削弱抖音在短视频领域的知名度,Instagram于2020年在全球50多个国家推出了短视频发布功能Reels。
不过,在短视频红利上,脸书还是落后一拍。
Instagram曾经是全球最大的在线名人平台,聚集了大量的内容创作者。不过,在专注于照片展示的Instagram上,短视频一直是可选的次要功能。自疫情爆发以来,短视频席卷全球,这迫使Instagram的母公司脸书改变战略,提高短视频和直播的重要性。
当然,脸书的转型是有其自身因素的。此前,有人批评脸书的内容收入分配不透明。据说新机制会清晰地展示创作者如何获得收入,分配方式也会遵循一定的原则。
根据风险投资公司SignalFire的数据,全球至少有5000万人认为自己是内容创作者。
抖音和脸书在抢夺内容创作者和提高内容质量方面肯定有一场激烈的较量。如今,为了在短视频领域分得一杯羹,脸书愿意抛出10亿美元来吸引内容创作者。抖音的压力不言而喻。
抖音名列世界前五名
抖音是推动脸书全面转型的关键因素。
自疫情爆发以来,抖音和TikTok成为最强大的吸金神器,并多次荣登全球App下载榜榜首。在列表中,总有一个应用程序在脸书应用程序的顶部嵌入了白色注释,这激发了脸书的战斗欲望。
在脸书宣布10亿内容激励计划的第二天,Sensor Tower发布的一组数据值得深思。数据显示,全球范围内(包括国内iOS TikTok,不包括国内安卓Tik Tok),抖音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下载量超过30亿次。抖音已成为世界上第五个实现这一成就的应用程序。此前,所有实现这一成就的应用程序都是脸书、Messenger、WhatsApp和Instagram。
抖音也开始在使用期限方面碾压脸书产品。
App Annie追踪的2019年至2021年移动应用消费者行为趋势报告显示,至少在安卓系统上,人们在抖音的时间超过了YouTube、脸书和网飞。总的来说,App Annie发现,抖音上每个用户的平均月使用时间增长速度几乎快于分析中包括的所有其他应用,甚至超过了脸书。从年度来看,2019年,脸书用户月均使用时间为15.5小时,抖音用户月均使用时间为12.8小时;到2020年,抖音的使用时间几乎翻了一番:其用户平均每月花费21.5小时,而同期每个脸书用户的平均时间仅增加了两个小时。
根据2021年6月的数据,脸书和脸书Lite在过去12个月的下载量下降了23%。当然,脸书已经在国内呆了很多年,尽管市场份额缩水,但截至今年4月仍有约1100万次下载。
另一方面,抖音增长迅速,远远超出市场预期。同时,随着大量用户的涌入,流量聚合使抖音成为最受欢迎的广告和电商引流平台之一,其实现方式也越来越多样化,极大地拓宽了短视频商业化的想象边界。
此外,随着年轻用户的覆盖和短视频运营商的社交替代,业内猜测抖音很可能成为下一个规则制定者和拥有真正话语权的平台,这是脸书最不愿意看到的。
模仿抄袭
此前,人们很难想象擅长视频生态的抖音会以一种狭隘的方式与社交巨头脸书相遇。然而,当它们最大限度地争夺用户的注意力并实现时,它们之间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但是,用户的注意力是有限的资源,会在跷跷板中发生变化。
目前,短视频、直播等视觉内容已经成为最大的出路。嫉妒第一个进入的抖音已经尝到了胜利的果实,脸书开始了不懈的抄袭之路。
2018年11月,脸书独立应用Lasso诞生,无论是功能还是玩法都不亚于抖音。但是这款产品的寿命很短,只能存活两年。2020年7月,拉索正式关停。此前,它还合并了Clubhouse和抖音的功能,并发布了短音频平台Soundbites。
后来,脸书更接近本质地复制了抖音。Instagram表示,将支持全屏视频显示和算法推荐。——Instagram终于在视频领域正式标记了Tiktok。
当然,脸书抄袭Snapchat、Zoom、Clubhouse等产品是题外话。
马克扎克伯格甚至公开宣称抄袭的好处。2020年7月,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公布的一份文件显示,扎克伯格向其副手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宣传“快速模仿”的好处。此外,扎克伯格不遗余力地攻击抖音。在美国国会反对脸书的反垄断听证会上,苹果,谷歌和亚马逊,扎克伯格尽力抛开抖音转移焦点。听证会上,四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被问到:“你认为中国窃取了美国的技术吗?”只有扎克伯格坚定地说:“这是毫无疑问的。”
一些评论人士认为,总部位于脸书的硅谷科技巨头正面临中年危机。他们的成长经历了快速崛起,成为早期年轻用户涌入后的菜鸟;直到七八年前,脸书才开始经历年轻用户的倒戈。随着越来越多的中老年用户涌入平台,年轻人转向了Instagram、Tumblr等更年轻的平台。
当时,脸书仍对内容和技术心存敬畏。它没有“抄作业”,而是选择大举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用真金白银回报行业的技术和内容创新。

weinxin
微信:ins1520
Instagram、YouTube、Facebook买粉丝点赞请加我们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