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谷歌Ins争相分一杯羹

  • 亚马逊谷歌Ins争相分一杯羹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Instagram营销推广
广告也精彩

直播购物在中国已经兴起投放了,它正成为网红们聚集的下一个前沿,现在它正在美国急速崛起,亚马逊,Instagram以及谷歌等科技巨头们都想要进入这个新兴领域分一杯羹。

卡拉·史蒂文尼(CarlaStevenné)参加首次直播时立即十分紧张。作为AmazonLive网红测试组的一员,她需要找到要卖的东西,需要弄清楚如何安排分配给她的时间。史蒂文尼以前从未尝试过现场兜售产品,更不用说说花60分钟对着摄像头自言自语了。她环顾了下自己所在的房间,有几样东西特别突出,包括防水蓝牙扬声器,Crest3DWhitestrips和蓝牙卡拉OK机。

史蒂文尼说:“我不断地看时间,已经度过了15分钟,然后我想:'天哪,再过45分钟就到1小时了,可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怎么做。'”几乎没有人收看史蒂文尼的首次直播,但在经过200次重复努力之后,她说1个小时的视频时间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令人震惊而生畏,而且成百上千的人可以同时收看。

2020年是美国科技公司进军直播购物领域的重要年份。亚马逊在7月为网红推出了AmazonLive,Instagram和Facebook在8月份推出了直播购物功能。谷歌的研发部门Area21也推出了Shoploop,它不是现场直播,而是提供可购物的故事。

在每个平台上,直播购物最终看起来都像电视购物(QVC)的现代升级,但采用网红的崛起并取代名人,他们也可以从销售中分得一杯羹。

卡拉·史蒂文尼在最近的一次直播中展示了美容产品

统计显示,3月份有6000万人收看了购物直播的视频,与去年6个月的比例,科技公司有很好的理由相信,直播购物在美国可能会兴盛起来,毕竟它在中国的规模已经很大了。增加了1.26亿段。就连金·卡戴珊·韦斯特(KimKardashianWest)同时直播购物流上与中国网红合作,几乎立即售出了1.5万瓶香水。

Instagram购物产品主管莱拉·安贾迪(LaylaAmjadi)表示:“直播购物真的是一种神奇的,一举两得的发现和思考方式,它甚至可以归结为一种娱乐方式,所以购物就变成了娱乐。你不仅可以发现这种产品,而且还可以听到有人介绍产品,亲眼看到它,甚至看到效果。”

此外,转换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零售店关闭,向网购的过渡只会愈演愈烈。直播购物可能会成为零售业的未来,特别是当再加上红网的触角和热情时。

安贾迪说,当YouTube化妆师尼基塔·德拉贡(NikitaDragun)在Instagram上主持直播购物活动时,有4万人收看了其节目。她说,在整个细分市场中,有5000件商品被添加到购物车中。而且销售对德拉贡来说也是个福音,因为她只卖自己的品牌产品。

安贾迪表示说:“从你尊敬并想要效仿的人那里发现品牌和产品的潜在需求很大。不过,创作者可以以多种身份出现在Instagram上。他们可以展示自己的营销能力或销售能力,而且他们往往越来越多地两者兼顾。”

不销售自己产品的网红可以通过会员链接赚钱,这取决于平台。亚马逊接受直播活动的会员链接,而Instagram则要求品牌在上线前在Facebook注册。目前只有品牌可以在Instagram上赚钱,Facebook可以从交易中分得收入抽成。

海伦·希斯在她的Shoploop视频中展示了睫毛膏

巴布森学院(BabsonCollege)营销学副教授劳伦·贝特尔斯帕克(LaurenBeitelspacher)表示,直播购物的成功途径,网红们已经获得了粉丝的信任和钦佩,这使他们成为完美的销售人员。她说:“这种与网红同行的直播购物,基本上就像是和你真正渴望成为的朋友或人一起购物,我认为这种趋势只会不断加强。”

就像史蒂文尼直播流一样,观众可以通过提问来了解更多。Facebook在其最佳实践指南中突出了直播购物的互动方面。该指南说,回复每个提论或评论的人可以帮助“把他们变成新客户”。

然而,并非每个创造者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谷歌聘请海伦·希斯(HélèneHeath)为Shoploop的发布创造美容内容,但希斯在她的九个视频中包含的附属链接并没有赚到任何钱。自从最初的交易结束以来,她也没有制作更多的视频。

史蒂文尼说,多亏了她在亚马逊直播购物服务上的成功,她可以专注于进行直播,但她仍然必须自己购买所有的产品,并希望通过销售来返还现金。希斯也仍然通过传统的她说:“听起来像一个真心喜欢这些产品的朋友,然后试图让你的观众购买它,这样你就可以从中赚到一点儿钱,这两者之间肯定需要找好平衡。

Instagram买刷粉丝,点赞,观看量,评论,加微信ins1520

weinxin
微信:ins1520
Instagram、YouTube、Facebook买粉丝点赞请加我们微信。